[黄喻]山行道之鬼手(1)

“剑诅,第十夜。”


===========

(1)

“当你凝望着深渊,深渊也在凝望着你。”

包房镭射灯变幻的光线里,衣着暴露的女性贴在男人身上敬酒:“怎么忽然说起这些深奥的东西,都叫人家听不懂的~”

“不喜欢?”男人伸手卡住女人的脖子,脸上是笑着的,却让人忍不住觉得一股寒意。

“哪儿能呀,赵哥说什么我都喜欢,这才几天没见,咱们赵哥也是有大学问的人了。”出来做陪酒的哪个不是特别会看眼色的,客人喜欢谈风花雪月、刀枪剑戟、或是人生哲学,与她们又有什么关系,能说两句好听的就博个彩头,不懂怎么接话的只要像这样撒个娇,基本也就过去了。女人卖了个乖,笑盈盈地把自己的小脸从男人手心里滑出来,倾身去够酒瓶,想给男人满上。

伸出去的手半路就被人截了,男人也笑,捏着她的手自己去拿酒瓶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玻璃磕在桌边一连串的脆响。

 


 

凌晨一点四十。盛世KTV。

黄少天裹着风衣从副驾驶下来,徐景熙找地方停车,他就先一步进了现场。黄色警戒线已经在店门口拉了个半圆,黄少天从兜里掏出工作牌挂上,和周围的同事打了个招呼,直接上了二楼。

宋晓正在二楼包房门口安排鉴证科对现场进行清理取样,见他上楼就递过去一副手套:“副队。”

黄少天一边戴手套一边往房间里看。鉴证科四五个人把不小的房间撑得满当当的,还在门口额外拉了一道隔离线,尸体在桌子后,大半个身子被遮了,只露出膝盖以下一截腿。法医还没到,他们凶案组也就只能站在门口先等着。黄少天往宋晓旁边一戳:“谁通知的老叶,现在还没到,真是到了年纪不饶人腿脚不利索的年纪了啊叶修同志,回头看我埋汰不死他。话说你到的挺早啊,今晚是你值班啊我记得?”

“叶神刚才打电话说在二环了,应该马上就到。这不是人手不够嘛,大队长说办公室让实习生守着就行,就把我踹出来了。”

“真踹啊?来来转过去我瞧瞧有脚印没。”黄少天转到他背后东张西望,宋晓绕不过他,哭笑不得地贴墙去了。

闲话少说,宋晓和黄少天大概交换了一下信息。

警务中心接到报案是十二点刚过一些,说是店里有客人闹事,KTV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算少见,一般等警察到了,店里的保安已经把两边拉开了,所以值班的片警也没有太上心,等慢慢晃到店里,才发现死了人。紧急通知到凶案组,魏琛在外地开会,大队长就把事情直接安排到黄少天这边。来的路上黄少天已经联系鉴证科,对方要求他们对现场粗略勘察以后就退出来,当心破坏线索,所以其实宋晓目前能掌握的信息也比较有限。

死者叫董虹,是盛世的“公主”,说白了就是陪酒小姐,今天只是正常上班。事发时正在陪客人,同包房的还有两个小姐一个少爷,已经被梁易春带着人去做笔录。店里大厅和走道都有摄像头,笔言飞带人去提影像资料,但是估计能拿到的可能性不大。看现场的情况,初步估计可能是死者和客人发生了争执,客人酒醉以后不分轻重,砸碎了酒瓶、把玻璃碎片插进了死者的脖子。嫌疑人见出事才吓了一跳,夺路而逃。

黄少天眨眨眼:“就这样?”

“初步勘察是这样,然后鉴证科就到了,把我们都哄了出来。”宋晓摆了个无奈脸给他。

“不是说这,我是问,就这样就死了?这一大房间人……没人打个120什么的?”

宋晓被他问得一愣,正想再说什么,就听有人从楼道口打着哈欠绕了过来。

黄少天对宋晓点点头,示意去查清楚是否有人叫过救护车,随手又抽了一副手套,转头换了一张嫌弃脸对着来人迎过去。

分针指向十二的时候,叶法医才扯着手套喊人把尸体打包。

有问题。

叶修出门就给黄少天来三个字,然后抖抖索索地开始叼烟,被黄少天白了一眼也没在意。尸体上最明显的伤口是脖子上的,玻璃扎进去的时候切开了气管,出血量倒是不大,都糊在脖颈上,切口翻开朝外。

“伤不致死啊。等回去仔细查查,过几天报告出来我让一帆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行。”黄少天就站他旁边,被一口烟呛了半天,“得了你快回去吧老叶,看看你那一脸萎靡不抽烟就要睡过去了的样,知道的是在实验室熬夜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大凶案组来扫黄抓人的。我说你家那俩徒弟个个都是十八好青年,也没见你这个老烟枪跟着他们学好点儿。”

两人站门口又斗了几句嘴,正好梁易春和蓝河路过,初步问过一轮后要带着目击证人回局里做详细笔录,黄少天让两人捎上叶修,看一行人下了楼,这才转身又进了包房。

跨进房门的时候黄少天余光看到墙角里有东西动了一下,再定睛去看,又什么都没有。为了检查方便,房间内是早早就把灯全都开上了,话虽如此,但是KTV包房哪儿能有什么明亮的主光源,昏黄的光线多少有些不够清晰。这样的情况下,大概是眼花了,黄少天撇撇嘴,也没在意。

等他蹲在地上和宋晓讨论过了一轮,要起身的时候,却又感觉视线的边缘有黑影晃过,眯了眼转头去看,还是刚才那个墙角,于是就有点在意。

“黄少?”

“……拿个手电筒给我。”做他们这行的,直觉很重要,尤其黄少天,用他师傅魏琛的话说那就是“野兽一样的线索嗅觉”。

白亮的手电光打过去,墙角并没有什么活物。之前这里放了一个装饰用的花盆,大概在包房内的人四散奔逃的时候踢到了,翻在一边,花叶和土撒了一地。墙角有一些黑色的灰,宋晓蹲过去看了一眼,说大概是花盆放久了有些灰尘。

黄少天也跟着看了会儿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宋晓喊了他两声才回过神。

“总觉得有问题,让他们拿个证物袋刮一点儿回去。”

一路忙到接近四点多才收队,等车子开到局里,时针已经逼近了五,星辰渐隐,天边都蒙蒙地亮起来。除了连夜审笔录和整理证物的几人,黄少天通知其他人都先回去休息,十点半聚集开会,大家应了,打着哈欠拉帮结伙朝着警局宿舍走。

作为副队长,黄少天把宋晓踹回宿舍,自己在楼下买了杯咖啡,准备在办公室对付一会儿,等笔录结果。



--tbc--


*大家都不写文前我只好写文后了【颓

*给亲爱的南瓜瓜,灵异向么么哒,喻队要出来大概还有个两章【你

热度 49
时间 2015.10.02
评论(7)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