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黄喻]三月红梅始盛开(上)

“剑诅,第六十六夜”

 

*短打,两发完

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刚刚回暖的初春,早上偶有驱不散的浓雾,便是太阳跳出了山头,也缠缠绵绵不肯散去。店家要开张可顾不得它的流连,依然数着时刻下了门板,打水擦桌,只是清扫干净以后泼水可千万要仔细,一个不当心……

哗——

“哎呀!”

只怕殃及路人。

所幸今日遇到的也不是平常路人。

那男人虽然口中惊呼,刚抬起的后脚生生在半空中变向,借了转身的力,旋踵侧身,洒出的污水将将擦过他飞扬的衣摆。再半圈,已是稳稳当当立住,只有腰侧的剑穗犹自摆动,不得安生。男人一副惊吓神色装模作样抚了抚胸口:“哎呀还好我躲的快,换别人可没有那么容易。下次要多注意些啊小二哥。”

酒肆的小二刚到束发的年纪,不小心做了错事手足无措,又见那人动作潇洒,一时不知如何反应。

“咦?雾气浓重刚才看的不清,原来还是个娃儿。怎么,被在下的英姿惊艳到了吗?还是说只是担心老板惩罚与你,于是吓得呆住。看来贵店的老板也是心狠手辣,要不要我与你出头,去那衙门告他一状?”剑客凑上前来,微微弯腰掐了小孩儿脸颊一把。

此言一出,那小孩儿也回过神来,看轻来人模样,用臂中帕子打掉剑客掐来的手掌,瞪他一眼转身抱着铜盆朝内堂跑去:“老板!黄少回来啦!”

着青袍的男子沿着木梯顺阶而下,边走边微微摇头,随他动作,宽大的袍袖里露出半截皓白的手腕:“今天可是瀚文掌厨,少天这般欺负他也不怕饿肚子。”

温言细语,似水眉目,可不是那半年之前传出死讯的蓝雨轩主人,喻文州。

 

虽然郑轩在酒肆之外起了幡,可是时候尚早,店堂里也没有什么客人。

众人吵着黄少天将礼物分了,拆包以后又各自交换打量,一时之间这小小酒肆方寸之地倒是热闹得很。

黄少天给卢瀚文带的礼物是从雷霆掌门肖时钦那儿专门讨来的,一只巴掌大的木鹰,腹部有开关,摁下以后带动内里机括,可以飞行十丈之远,不用的时候将翅膀鹰爪拢起,不过拳头大小的一个圆蛋。少年喜欢得紧,早把清晨一掐之仇丢到脑后,开心地拉着徐景熙要去后院试飞。

小孩儿这般不记仇,免不得让等着看热闹的宋晓和李远大失所望,两人几乎把神情都放在了面上,于是除了礼物,又额外得了黄少天两下老拳。

林枫从二楼探出身来:“哎哎你们别把我那份一起拆了啊!”

林枫在蓝雨轩专门负责各地情报往来,平时若非任务,难得出总坛,今日为了黄少天归来,才刻意到这酒肆来。黄少天见他下楼,想是和喻文州已经商谈完毕,便也抽身准备上楼。

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脱离了战圈,刚刚起身,正吵闹的人群一下子静了下来。回头一看,那群家伙一个个不错眼地盯着他,眼里都是“我们懂,我们很懂,但是我们就是喜欢看你不自在”的神色。

黄少天简直要被气得长笑出声,掸了掸袖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下巴一扬,大摇大摆上楼去。

将复又喧闹起来的声响关在门外,绕过屏风,便见那人广袖长袍,扬手放飞一只信鸽。

“这事儿刚才便应该让林枫做了,你伤才刚好,不要站在窗边折腾,也不怕风大。”一边说着话,人已经走到近前,拢了喻文州略凉的手,将人牵回桌边坐下。

喻文州知道半年之前自己的死讯将黄少天吓得不轻,纵然伤早就养好,却也顺着这人心意,老老实实接了他递来的热茶,低头抿了一口。

 

两年之前魔教卷土重来,新任教主阴险狡诈,为了阻碍正道联盟的动作,起事之初便将江湖上掌管情报的蓝雨轩主人及当世第一名医掳了去。喻文州与张新杰本不会那么轻易受困,但为了打探魔教虚实,两人竟就在狱中与联盟暗地里信息往来,殚精竭虑,与叶修、肖时钦里应外合,步步将魔教逼入死局。

半年之前满月夜,本该是联盟大军逼压魔教山门,趁其内防空虚,喻张二人与小股援兵从内部打他个措手不及。不料魔教教主却意外发现了两人的手脚,一时大为震怒,竟不顾前门告急,非要将二人毙命。张新杰本就不善拳脚,躲闪之间多有吃力,喻文州回护之时被魔教教主重伤,待援兵将他二人从内庭抢出,已是心脉大乱。张新杰以三枚银针护他内息,一行人藏于半山腰一个山洞之中。

前有散兵封山搜人,后有魔教教主亲自追击,张新杰和几位侠士若是带着伤重的喻文州想必难以脱身,情急之下,他只好草草与张新杰商定,配合张新杰的妙手自封经脉,假死诈敌。喻文州的“尸体”被放在山洞里藏好,若是不幸被魔教寻到,见他已死,对方一定会想用尸体刺激蓝雨轩众人,尤其是第一剑客黄少天,以图削减联盟战力,而黄少天必然会不计代价将他尸身夺回;若侥幸没被发现,待联盟将魔教打退,占领此处,张新杰便带人前来寻他。

只要重新辅以药石针灸,张新杰自然能让喻文州“起死回生”。

只是千算万算,喻文州漏算了黄少天对他那份情意。

魔教还当真发现了被弃置在山洞里的喻文州,但却没有将他带出。而是一路将黄少天带领的那支人马引到近前,待他看清了喻文州惨白的模样,竟是火箭齐飞!

烈焰滔天,黄少天被魔教教主缠斗在近前,半分近不得那火海。耳边还要听得那人将喻文州“生前”所受苦楚一一道出,急怒攻心,强提内力将一套夜雨剑法使到了极致,也不管经脉剧痛,手臂额头俱是青筋。

待他生生废了那人四肢,洞前火已被同行众人扑灭。

黄少天勉力支撑走到近前,只见洞窟里浓烟滚滚、四壁焦黑,哪里能辨出喻文州的踪迹。一时只觉双耳血液轰鸣,站立不住竟是跪了下去,若不是以冰雨支撑,只怕已然委顿在地。

他还贴身收着总攻之前喻文州给他的最后一封飞鸽传书。

他二人本是师兄弟,自小形影不离的惯了,直到喻文州被魔教抓走,他才意识到自己对他那分情意。近一年的书信往来,那人字字句句皆是正事,只在最后这一次给他夹带了一句。

[惟愿君心似我心。]

黄少天本是满心欢喜,却在此刻生生见那人与自己天人永隔,竟是不得全尸,心绪翻涌,生生呕出一口心血来。

 

---tbc---

热度 25
时间 2015.11.27
评论(2)
热度(25)